首页 > 工作动态 > 会务报道 > 正文

本会新增藏品:《我只是文人》之东坡居士雕像

2019-05-20 11:33:00东坡会

2019年5月17日,佛山观心小镇内举行了一场简单而隆重的仪式。廣東省蘇東坡文化研究會执行会长苏炬辉先生,代表接受了建筑师、公共艺术家莫堪安先生于2011年创作的雕塑作品——《东坡居士》,并将该雕像收藏于观心小镇内。


▲本会执行会长苏炬辉(左)代表接受东坡雕像


莫堪安老师于2011年创作了一系列雕塑作品,主题聚焦于“中国士大夫精神”,除了苏东坡以外,还有柳宗元、屈原、蔡邕等虽遭受仕途挫折,仍心系家国社稷的仁人义士。这一系列雕塑,莫老师将其定名为《我只是文人》,有意将他们的文人身份与从政经历剥离开,从而引发大众反思封建时代中,文化坚持与政治角力产生的冲突和联系。“建筑诗人”林江泉先生评价这系列作品“道出了雕塑和公共艺术与人的紧密联系”,是“莫堪安给‘时间和灵魂的肖像倒模’,使我们的思索重回过去,联系未来”。


▲莫堪安老师创作的《东坡居士》雕像


在了解到廣東省蘇東坡文化研究會的办会理念和事迹后,莫老师深受感动,也对于该会所坚持的研究和传承传统文化、身体力行发扬慈善精神之办会方针深表认同,所以决定将《我只是文人》系列雕塑中的《东坡居士》雕像交与该会收藏,望该会能切实将苏东坡心怀天下的大爱情怀传扬散播。


東坡會执行会长苏炬辉先生在接受《东坡居士》雕像后,真诚感谢了莫老师对于東坡會办会理念的认同。同时他表示,東坡會的创会初衷,正是受到了苏东坡其人其事的启发,尽管在官场上四面受敌,但苏东坡一直秉持着文人的傲骨,不向权贵低头,坚持以善待人,兼济天下。这种跨越千年传承下来的美好品格,勉励着東坡會不忘初心,砥砺前行,与《我只是文人》的创作精神可谓不谋而合。


▲東坡會企业家专业委员会成员与莫堪安老师合影


据悉,这座珍贵的东坡雕像目前收藏于观心小镇之内,并将在“藤花馆”开业以后,面向公众进行免费展出。




《我只是文人》之东坡居士作品介绍

睿智与豁达——莫堪安雕塑《苏东坡》

文/邓国皇

雕塑苏东坡难,因为他不但有“大江东去”的豪迈气概,还有“相对无言,惟有泪千行”肝肠寸断的柔情。同是一轮明月,他可以有“把酒问青天”的洒脱和“悲欢离合”的哲思,也有“明月月,短松冈”的凄清哀婉,诚如林语堂认为的那样“元气淋漓富有生机的人总是不容易理解的”(林语堂著《苏东坡传·原序》湖南文艺出版社,2016年)。但换个角度看,雕塑苏东坡也是容易的,因为只要我们用心,都能切身体会苏东坡所表达的悲欢,似乎他只是替我们更切确道出而已,也就是说,塑造苏东坡的形象只要从心窝中掏出即可。


对于莫堪安来说,雕塑苏东坡说不上难,也不能说容易,雕塑苏东坡是他对苏东坡认识的自然表达。莫堪安生于广东雷州,苏东坡是“雷州十贤”之一,家喻户晓,雷州有座建于唐代的天宁寺,寺里有东坡题写的“万山第一”匾额,以他的话说,他是从小听着东坡的故事长大的。


莫堪安雕塑的是中晚年的苏东坡,雕塑被作者刻意压扁,减弱体积感,拉开跟现实空间距离,进而集中在“意”的表现,近于中国文人画平面化画面的精神诉求。衣着不事雕琢,干脆利落,让观众的注意力集中在人物的脸部表情上。苏东坡雕塑得气质儒雅,一种有着丰富阅历后波澜不惊的沉着,表情若有所思,带着人文的温度,让人感到温暖。苏东坡右手拿着书,左手自然下垂,似乎刚放下书,还沉浸书中,并引发了他对命运和人生的感慨。这种感慨是这位融通儒、释、道的入世、出世和简化人生的混合人生观于一身的文人对文化和自身身世的认知,也体现了他精神世界的矛盾和冲突,但同时完美地融合儒、释、道而透出的睿智和豁达。


2019年5月10日于广州



莫堪安(Mo Kan-an)

HANZI汉字建筑事务所创始人、主持建筑师。


长期关注中国大都市转型中的社会和文化问题、高密度城市建筑类型以及旧城区改造研究,致力于在中国文脉的逆向研究中洞悉建筑的未来向度,宣导把都市的密度、功能和汉字、书学的源流结合起来,通过重构建立人与自然的内在关系,最大程度地参与复杂性的社会变革,迈向一个以东方精神为核心的都市文明新纪元。实践范围集中于都市、建筑和空间,擅长把握和跨越不同的尺度和资料革新性使用。在真实的构筑中,传达出具批判性的场所精神,实践活动赢得了广泛的关注和认可。

作品包括广州TIT创意园公共艺术总策划、深圳市福永凤凰古村公共艺术改造、与当代建筑师合作装置作品Dancing Case(广州中轴线)、广州天河月照心舍茶室、安徽黄山空山书院、中国大陆最南端诗歌与人国际诗歌。出版专著《反山空问》、《回山》、《书外》。



Copyright © 2017 dongpogd.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7135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