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工作动态 > 文化活动 > 正文

“重走东坡路之广州足迹”活动回顾

2019-10-26 18:00:00东坡会



“重走东坡路”,是廣東省蘇東坡文化研究會于2019年1月成立两周年时公布的重要项目,并由几位主要负责人在庆典上举行了简单而隆重的启动仪式。10月26日,我们邀请到广府文化研究学者叶嘉良担任主讲,组织一行30多名东坡文化粉丝,从東坡會成立的城市——广州,开始迈出了“重走东坡路”的第一步。




1、从海珠石出发





发广州

·苏轼

朝市日已远,此身良自如。

三杯软饱后,一枕黑甜余。

蒲涧疏钟外,黄湾落木初。

天涯未觉远,处处各樵渔。


广州,一座有着2000多年历史的古城,从秦朝开始,一直都是郡治、州治、府治的所在地。由于位处沿海,因此自公元三世纪开始就成为了海上丝绸之路的主港,明清时期,更是中国唯一的对外贸易大港。

珠江被誉为广州的母亲河,孕育着这座城市一代又一代人的成长。而珠江的得名,就是源于江水流经而过的海珠石。


(一睹海珠石)




海珠石是珠江上的一座浮丘岛,与浮丘石、海印石并称为羊城三石。由于常年被江水冲刷,浑圆如珠,所以人们就把这座小岛称为“海珠”。珠江的景致,自古代起就长年占据“羊城八景”的一席位,而苏东坡对“羊城八景”也是情有独钟,《发广州》中的“天涯未觉远,处处各樵渔”,就是描写珠江的美景。

海珠石于上世纪30年代因城市开发而沉埋地下,新世纪后,又被再度挖掘出土。苏东坡与广州的情缘,自海珠石开始说起,可谓再合适不过。



2、浴日亭——因苏诗而闻名于世的小亭




浴日亭

·苏轼

剑气峥嵘夜插天,瑞光明灭到黄湾。

坐看旸谷浮金晕,遥想钱塘涌雪山。

已觉苍凉苏病骨,更烦沆瀣洗衰顔。

忽惊鸟动行人起,飞上千峰紫翠间。


1094年,已近六十高龄的苏东坡被朝廷贬往惠州。在“不杀士大夫”的宋朝,被贬往岭南,已是对文官最大的刑罚,相当于被判了死刑。其时,苏东坡的表兄程之才正任广南东路提点刑狱,邀请苏东坡顺路到广州小憩几日,本已舟车劳顿的苏东坡依旧收不起他的玩兴,到广州后,就前往了慕名已久的南海神庙游览。

浴日亭原是南海神庙旁一座叫章丘的小山丘上的小亭,当时还叫看海亭。由于该亭地处制高点,三面环海,能观看到壮观无比的日出景致,而因此入选宋代的“羊城八景”之一——“扶胥浴日”。



(史书记载,章丘古代共有108级,今日经团友细数,已仅余66级)



苏东坡登上看海亭时,周遭还是一片夜色。待到远处一丝金光划破天际,旭日徐徐初升,见多识广的苏东坡也不禁为眼前的景色而叹服。于是,一首气势磅礴的《浴日亭》横空出世,描写了他自此处目睹黑夜到日出的全过程,还抒发了一番人生遭挫、被贬南下的感怀。其中的“沆瀣”一词,多用于贬义,但在古籍之中,“沆瀣”指的是夜露,《列仙传》中曾记“春食朝霞,夏食沆瀣”方可成仙,苏东坡此处借用古义,以“沆瀣洗衰颜”,对应前句“苍凉苏病骨”,足见其面对挫折时乐观豁达的人生态度。

东坡写下《浴日亭》之后,这座小亭从此名动四海,越来越多的文人骚客前往该亭游览,还留下了无数东坡《浴日亭》的和诗。而这座看海亭,也逐渐被人遗忘了本名,此后人们只知道它叫作“浴日亭”。





讲述浴日亭的前世今生。浴日亭如今是广东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3、蒲涧与广州最早的自来水系统


广州蒲涧寺

·苏轼

不用山僧导我前,自寻云外出山泉。

千章古木临无地,百尺飞涛泻漏天。

昔日菖蒲方士宅,后来薝卜祖师禅。

而今只有花含笑,笑道秦皇欲学仙。


苏东坡对“羊城八景”的钟情并非浪得虚名,虽然只在广州逗留了短短数日,但“八景”之中他就起码游览了“四景”,还都留下了诗篇见证。而“蒲涧濂泉”也是其中之一。

据说古时候白云山上拥有众多古刹,而众所周知,苏东坡是一位虔诚的信佛人士,因此到蒲涧游览时,他也顺道拜访了蒲涧寺,并与蒲涧寺的德信长老结下一段情缘,有诗为证:


赠蒲涧信长老

·苏轼

优钵昙花岂有花,问师此曲唱谁家。

已从子美得桃竹,不向安期觅枣瓜。

燕坐林间时有虎,高眠粥后不闻鸦。

胜游自古兼支许,为采松肪寄一车。






(徒步上山)



其中的“燕坐林间时有虎,高眠粥后不闻鸦”两句,是苏东坡对白云山景色的描述,可见当年白云山生态还十分原始,不时可以看见老虎。而“不闻鸦”的原因,则是因为广州天气太热,乌鸦都不到这里来栖息。

两首关于蒲涧的诗词,《广州蒲涧寺》名气要大得多,但成诗时间应该在另一首之后。据说在苏东坡拜访蒲涧寺期间,德信长老向他讲述了白云山“郑仙采药”的故事,并提出可带苏东坡寻访郑仙足迹,但苏东坡辞谢了长老的好意,所以才有了第一句“不用山僧导我前”的记载。最后的几句,就是苏东坡借郑仙的故事——传说一直在白云山上采药济世的郑安琪曾拒绝秦始皇让其采摘九节菖蒲作长生不老药的请求,在一次采药期间不慎失足坠崖,被一只仙鹤救起,飞升成仙——嘲讽了秦始皇的愚蠢,结合他被贬的际遇,不难看出借古喻今的意味。







倾听东坡事迹)



如今蒲涧寺在白云山上已踪迹无存,“蒲涧濂泉”也不复当年美景,但是自濂泉继续往上探寻,还有另一处与东坡有关的景点——东坡引水。

苏东坡到广州的时候,当地正瘟疫横行,苏东坡认为是由于饮水不洁所致。到达惠州后,他依然将此事挂于心头,日思夜想,并结合自己治理杭州的经验,终于想到可以利用蒲涧洁净的山泉水,构建出一套引水系统供城内居民饮用。于是他写信给好友、当时的广州太守王古,提议从蒲涧的滴水岩下凿石槽蓄水,再用五管并排的大竹筒拼接成管道,顺着地势将泉水分引到城内各个小石槽给居民就近取用。这种思路,跟如今的自来水系统如出一辙,广州人就因为苏东坡短短的到访,饮用上了原始的自来水,自此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没再发生过瘟疫。




(在“东坡引水”前合影,对广州人来说有特别的意义)




4、“六榕无树记东坡”





东坡广州足迹行最后一站来到六榕寺。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寺前的一副对联:“一塔有碑留博士,六榕无树记东坡。”可见,六榕寺与苏东坡有着莫大的关联。

苏东坡拜访六榕寺时已是1100年,他被贬岭南之后的第七年。而这次再度踏足广州,他的身份已不再是一名罪臣,而是获得了朝廷的大赦,准许其回京任职。当时的六榕寺还不叫六榕寺,叫作净慧寺,广州如今的净慧路,原来就属于净慧寺的范围。





苏东坡在回京途中再度路经广州,广州安抚程怀利对他极为景仰,就邀请其到净慧寺作客。饮宴过后,苏东坡登上花塔观光,见寺中种植的六棵榕树,盘根错节,饱经风霜,却又枝繁叶茂,生机勃勃,不禁联想起自己的身世和跌宕起伏的仕途,仿佛柳暗花明又一村,顿时感慨万千,禁不住哈哈大笑。此时有僧人得悉来者乃鼎鼎大名的苏学士,就请他题字留念,苏东坡欣然应允,提笔凝神,写下了“六榕”两个大字。

然而命运多舛的苏东坡最终还是未能实现老来报国的抱负,次年,他就因在回京路上感染暑热,病逝于常州,终年65岁。净慧寺方丈吩咐僧人将苏东坡留下的“六榕”二字制成匾额,挂于山门之上,久而久之,人们都以为“六榕”就是该寺寺名,遂传扬开去,净慧寺的名称反而越来越少人知道了。直到清朝同治年间,寺庙维修,官方文件直接记载了“六榕寺”的名称,这一误会从此成为了盖章确认的事实。






“重走东坡路之广州足迹”选择在六榕寺结束,不但因为这是苏东坡最后一次路过广州,并为广州留下珍贵瑰宝的地方,同时,这也是整趟体验之旅,对东坡精神总结的最适合之地。从被贬岭南开始,苏东坡的整个人生,可谓进入了最低谷,古时的许多官员,知道要被贬岭南,往往都会选择自杀而不前往。然而苏东坡却从没有放弃人生的念头,反而在前往贬谪之地的途中,还能保持雅兴游览途经之处,借观景抒发胸怀。这种豁达境界,试问世上有多少人能达到?

苏东坡每到一处地方,总将当地百姓遇到的苦处放于心上,时刻想方设法为他们解决困难,这样的无私精神,又使他无论去到哪里,都总受到当地人的爱戴。总之,这一位爱吃、爱玩、爱帮人的大学士,聪明、才高八斗又平易近人的父母官,有着太多值得现代人好好去学习和细味的地方。

正如六榕寺门前的对联所言,六榕寺内虽已无“六榕”——就如东坡居士虽已不在世上,但“东坡”的名字与精神,仍深深记于每个人的心中。





“重走东坡路之广州足迹”精彩视频回顾地址


Copyright © 2017 dongpogd.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7135161号